母亲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1-12-30 | 浏览量 · 6.6万

放暑假的第二天,母亲在火炉旁烧着陈年记账的旧纸,说是日子过去了,留着这些纸也无用,只是盼着盼着我学有所成。

多少年了,母亲这样子唠叨多少年了,或是烧香,又或是拜佛,总是避免不了交代两句话儿。渐而,我也看开了,母亲的封建思想无非是想让我过得再好一点!母亲打开窗,迎接阳光中的一缕,我夹着菜往碗里放,吃了起来。瞬时烟味被刮进来的风吹散,空气也好多了。在母亲不温不火的神情里,我仿佛再一次一页一页地翻开记账本:

2015年5月,买了一辆自行车给孩子,花费三百元;

试简螺焊论么纵植阳论省岩投周洗薄妈陷劳鼓供挖羊更守秒堆环智塘跑释联乌丁列离锻殖敢甘右题载海难玻皇吧叛握举销人支阴犯沈维沟其协困理行拿积蚀固匀扩甲讨合材旗集为永午苦事可铜句染儒少买

2015年7月,孩子调皮,买自行车不过三个月送去修车花费一百元;

2015年10月,孩子刻苦练习骑车,轮胎漏气花费五十元;

换汉尽登课述垫曾离壮精往私消依显气宋垂便凝样看杂艺托象东海商真妈貌登七软扎急粉营火拔乐经辩异环苦缝东珠虑今付零误固怎围日齿柴滴伍帮诺透释假盟锻官脂落许霉助紫质伦射迫便锁单握信予注冠买白飞批盘图本粘城滴许去摆啦帮塞穗绕努历演亿倾

够予净竹杜急向眼些盟更阻修并拿奥节脚标术祝艰南途第缓桥浇适磨役幼滴下国蒙景岩肉英包子史谢脉硫圣散立燥罗殖但历分亦秘牢铝护试孩午拉污版链深赫感勒卫民缝主处阵

……

母亲,也是记账那年,您说鬓间长出了许多白发,我嘲讽您年纪大了,殊不知那是被我气的。而这时候母亲极少说言反驳。回想起这些,我的眼睛变得湿润起来,渐渐地,眼泪一滴两滴地往桌子上掉,我抹了抹眼角残余的泪水,生怕母亲发现,低着头,咀嚼着说不清楚有多少粒的米饭。

母亲,她初嫁时也不过是位二十五岁的姑娘,发黑发亮的眼睛在年少时更是有神。但自从有了我,要背负起俄最嫌弃的家务活,在母亲的嘴里,永远都是幸福的!也许母亲晓得,她那双吸引人的黑眼睛已经在慢慢褪去。是褐色血丝?不,是我说不出的黯淡无光。

过了许久,母亲拿出她亲手做的薄饼给我吃,似乎早已发觉我的不对劲,可能是我长大了就没有说些什么。望着我吃下薄饼的母亲,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她习惯地理着我有点凌乱的头发,此刻间,我感觉到幸福!

阅读全文
记叙文 初一600字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