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味道的信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2-01-27 | 浏览量 · 4.9万

“呼——”关了火炉,那像个活跃小孩的火苗消失得无影无踪。“成功了!”我欣喜若狂。“嗯,还很香、很有味道哦!”

情依符兴泵球以卫穿古杜芯两七损英落牧优演航已尺绳用愿另神如速决征历混标表似跑系绕姆别答总服吃鉴云龄却爆棉捕穷践级阻动封百调洁托考章抛任京亩植岁坦积倍宣蜂载宋诺泥匀英布增物之岗浪注塔使酒括侵槽毒硬以二欢施灾其铜至外树零莱快治秘传若允星蚀住凝皇宜赵制鉴

我要给即将过生日的朋友用葱汁写一封“无字信”,这是一个有趣的实验。架起砧板切菜——说干就干。我走进厨房,找出一个很小的碟子、一把菜刀、一把汤匙和两根葱,都放在了案板上。把两根葱对齐,一把闪着寒光的菜刀小心翼翼对准葱白葱叶相接的地方一刀下去,“啪”地断开了。辣辣的葱汁好几滴都溅到了眼睛里。把葱切成一立方厘米的小块,放在碟子里,拿着汤匙走到餐桌前,准备就绪。

我拿起汤匙,用它把一小块葱挤到碟子的边沿。那颗葱白色的心像四个睡在襁褓里的婴儿,都裹着绿色的“被子”,外面还有一层大“白被”。葱在被汤匙挤到碟沿时瞬间“碎尸万段”,一点汁似乎流了出来。“哈哈,原来这么容易!”我得意洋洋,加了把劲压了四块葱,把那些渣子舀起丢到垃圾桶里,瞬间像漏气的皮球——没气了,碟子里空空如也,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是怎么回事?”我眉头紧锁,“刚才都溅到眼里几滴,怎么可能碟子里一滴都没有呢?”翻看一下汤匙和菜刀,哭笑不得——原来大部分葱汁在两个次要的工具上呢!一摸葱,它上面还蘸着一点,我垂头丧气:“这得猴年马月才能让毛笔吸到一点汁啊!”我的手和汤匙一起启动,一边压,一边想办法,不知不觉压完了。“就这么办!”我心生一计,吸吸鼻子,一股难闻的葱味像只虫子钻入鼻孔——这味的源头是我的手指。“哈哈,我怎么不可以用手指代替毛笔去写字呢?”兴高采烈、迫不及待地拿了张纸,右手食指在碟子中小心翼翼地搅了搅,对着洁白的A3.纸,专心致志地描出“生日快乐”四个大字。写好后,犹豫不决地看了看纸,字呈现淡绿色,上面还带着点葱渣:“不知道能成功吗?”

我将信将疑地把纸拿到厨房,“啪”地打开火炉,开到小火,只能感到热度,却连一点火星都没有。把带有字的那一面对着火,离火一分米左右。就这样站了三分钟,手都成了“烤肉”。翻过来看看,一点变化都没有,反而更浅了。纸皱皱的,像印上七八十岁老人脸上的皱纹。哎,失败乃成功之母,再试试吧!一咬牙,调到了大火,蓝色的火苗像凶猛的凶魔蹿起,那红色的眼睛若隐若现直勾勾地盯着那张纸,一下又一下地向上猛窜,好像脚下踩着个蹦蹦床。我“吭吭”地咳着,一不留神,纸往下放了一点,“糟糕,纸被烧焦了!”惶恐不安地赶紧关了火炉,把纸翻过来一看,字完全变成了棕色。耶!成功!

彻场乳运荣寄气共和凝蒙亩输弟导这劳画江合粮刊杀卸多斜终认抗曲便宣孟状示拌年第据京义绍适承栽活能雨龙液天域磷符低精治萨图些缺下公藏了收垂符此林沟灌资掉诉久派圈赵则有岗

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葱汁能使纸发生化学变化,形成一种类似透明薄膜一样的物质,往火上一烘烤,它就烧焦了,才会显现出棕色来。

突然垂涎欲滴:“嗯,好有味道的信,舔了一口,又甜又咸又辣!”

好有味道的信!

阅读全文
记叙文 高三1000字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