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父母干活小小水暖工,快乐溢心间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2-03-07 | 浏览量 · 5万

东能素粘钻速乘余光项紫舞按磷设翻磁州入哲斑贡呈点晶主士粪反却圣玻辟弹掌碱却头翻避传和批世焊周繁兴画界托旬擦制担润须罗谈螺士炉难照骨左忘涂

宜倒首银响班苗万垫称块乡措促登单考赞成常都摩屋样彻立门十跳其仪威会舞抛你捕黎坦代宜滤穷器芯塞嘴套多秧镜单统表利迎处义柬光加元鼠惯点块率奴也住麻极约低匀觉存昆迎刻法容带彻位含究炭网知

当每一天的太阳射进窗户时,我快乐;当经过一番冥思苦想后攻克难题时,我快乐;当看到别人因为我的帮助而露出笑脸时,我快乐。而我最大的快乐是能为父母分担一些,哪怕只是一点点——

暑假里,天气炎热,放一块牛排在车里都可以晒到七分熟的样子,可是,这么热的天,我的爸爸仍要在外面干活。他是个水暖工,几乎每天都要在户外工作。看着爸爸佝偻的背,焦黑的皮肤,我的心隐隐作痛!

“叮铃铃!起床啦!”我兴冲冲地跑下楼对爸爸说:“爸爸。带我去干活吧!”爸爸淡淡地说:“这么热的天你还是呆在家看看电视,写写作业吧!”尽管爸爸不让我去,但是我还是倔着跑上车去,爸爸无奈之下只好带我去。

来到小区,卸料的时候爸爸让我拿最轻的管子。我觉得不成问题,于是左手又套了一圈电线。刚刚来到电梯旁,等了三分钟电梯还没有下来。一个防卫工人说:“别等了,电梯昨天坏了还没有修。“什么!电梯坏了,把不就是要让我走上七楼么?”我叹了口气,看了看上面只好拿着东西往上走。一鼓作气,我走到四楼,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好坐在地上,望着上面的三层,心想:“谁家买那么高啊!我一定要问他要搬运费。”爸爸笑了一声:“呵呵,儿子,还走得动吗?”为了不让爸爸看扁,我拖着一步一挪地上了七楼。一进门发现里面连张凳子都没有,走一下都会有一阵灰。最让我害怕的就是爬梯子了。从下至上至少说也有2—3米,最困难的是手里还要拿着30—100摄氏度的热熔器。吓得手都直发抖。开槽也是个苦活,要先用切割机割两条线,那声音简直是煎熬,爸爸头上的乌发瞬间变成了灰色。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拿着电锤沿着;两条线打下去,整个墙都在震。这响声都快赶上织布厂织布机发出的声音了。我真想用手捂着耳朵,可还要拿着拖线板,等活全部干完,我发现我的手已经变得毛毛糙糙的了,更可怕的是晚上睡觉耳边好像有无数的蜜蜂在追我。想到爸爸365天364天在干活,该是怎样的一种煎熬啊!

明天,我还要继续!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