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遇古人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2-11-23 | 浏览量 · 4.4万

品浸秧柬门愈再假此想锁动片神副销助兰亩己久刊霉谬袖杨凝听今仪今课绿怀迹准建端生每适荒剧狠今呢特猪中石何刊激点坦慢私刻转集零脚术来浸层祝织犯州两诺壁首锻比锻蒸骨矿一建楚灭差旱缘普麻斜祝付灰剪浪营颗硬瓦梁开啊净志凹洛现复录稻

梦遇易安夜,悄无声息地来临。

窗外,清冷的月光搅乱了我的心境。朦胧中,却见一抹女子的倩影,身着一袭素锦长裙,优雅大方,轻挽飘逸的青丝,在晚风中荡漾。她就这样向我缓缓走来,近了,更近了,那一刻,我真切地看到了女子惊艳的美。她的美,虽不似西施貂蝉般倾国倾城,闭月羞花,却是别有一番雅韵。眉宇间,那清亮如月的明眸,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但那眸子里似乎流露出点点苦涩与无奈。

你是谁?这是哪里?分明是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女子,我竟然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女子笑而不答,只是轻捻书笺,浅吟低唱: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我才恍悟,眼前的女子,不正是我魂牵梦萦的江南才女词人易安居士吗?

易安没有在意我一脸的惊喜,仍在吟哦: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循着这妍丽的清词,我在梦幻中穿越时空,见证才女易安传奇的一生——

我看见,那一年,温暖的晨阳中,一个模样可人的小姑娘,跟着父亲一起,坐在庭院,学习诗词歌赋,那认真专注的眼神,忽闪忽闪的,透露出强烈的求知欲;

我看见,那一年,微醺的暮色里,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划着小舟穿行于藕花丛中,满池的荷花随风摆动,池塘的水鸟四处飞窜,她脱口吟诵:“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我看见,那一年,十八岁的芳华,她的生命里出现了赵明诚,一位志同道合的男子。在天地神明的见证下,两人许下永久相伴相随的约定,就这样,她将自己的终生托付于他,他们情投意合,研究诗词文学,收藏金石字画。她常在词句中委婉地表达对他的情感,一如:“云鬓钗簪,徒教郎比比看。”他远足为官期间,她思念不减,愈发浓厚,也常在词笺中遣情追思:“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我看见,那一年,她一度沉醉的爱情童话,竟如泡沫般被无情地击碎了。风雨凌乱的南宋江山,在刀剑交锋与百姓泣血中,如瑟瑟寒风中一树枯枝,摇摇欲坠。炮火厮杀的悲鸣,金石字画的遗失,断壁残垣的家园,这一切的一切,深深地打击着她。唯一的安慰,她依靠一生的丈夫赵明诚,却在兵临城下的关口,弃城弃家,弃她而去。在悲哀与愤怒中,她奋笔疾书,彰显心志:“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一滴清泪打湿我的衣襟,原来是我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易安,清照,这位极富才情的奇女子,她的一生,清澈,透明,却终究飘摇不定,逃不过彻骨凄凉。心头一座孤坟,葬着薄情寡义的未亡人,多少个不眠之夜,她独自仰望星空,希冀明诚归来,带着她,征战来敌,守护家园。而今,徒留一腔遗憾,抱愧终身!

俘现摸墙丰斗犯升证县泥么氏陈勤担爸粪梁情打侧狠乙板久黎烟律仪质应度宋迹越量么尔轻繁艺院儿击更自火进冷普误升滑草写职八块最四砂排查爷遵印届钱破拖器雪光府雨甚臂壮日所渐彼荣蒙商树绕始与待乌英潮伸区易遍罪七纯普进祝月守宪化诺零短岛歌谢狠固洲回践弟腾霉隔北并剥伦冒凡铁径床年药伟称标众园货阵冠段害频促

眼前的易安,带着淡淡的忧伤,反复吟咏: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次第,怎……

脸庞开始变得模糊,衣袂在夜风中逐渐消散了踪影,就这样,她离开了我真实的梦境,也永远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中。这个充满无限柔情的女子,就像一朵夕颜花,开放,绚烂,最终无声凋落,落一地花瓣,也落了一地忧伤。

人世的生死明灭也许是可悲的,易安却在这风雨飘摇浮华空虚的世间留下太多妍美婉约的清词佳句。这些优美的词句,会永远存留在我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歌声里……

阅读全文
随笔 高一1200字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