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圆里的思念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2-01-26 | 浏览量 · 5.1万

记忆中的杭州与温州隔了好远好远,那是要坐十几个小时卧铺汽车的距离。

终于等到了放假,前天晚上刚与母亲通了电话,说是一回来就想吃母亲做的鱼圆,电话那头的母亲连连答应。

以前在温州从没觉得鱼圆有多好吃,但在异乡待久了避以后,最怀念的莫属母亲亲手做的鱼圆。母亲做鱼圆是最拿手的,先将鱼圆和面粉用手将它们彻底地融合,所谓融合并不仅仅只是揉捏在一起,而是两者融为一体,好比灵魂与灵魂间的碰撞,母亲说这是鱼圆的灵魂所在,入锅,等水沸,鱼圆上浮,鱼圆汤就成了,撒把葱花,撒些白胡椒和几滴醋,鱼肉的鲜香和绵软而有弹性十足的口感在口中化开。

一路上颠簸,那车也终于开到了,已是深夜两点,肚子饿得不行。到家了,悄悄地打开门,只有饭桌前的灯还亮着,母亲倚着椅子睡着了,这天气忽冷忽热的,正打算拍拍母亲让她去屋里睡,不知是出于母性的本能还是怎么的,就醒了,一见到我就咧开嘴说:“一路可累坏了吧,我现在就去厨房给你煮鱼圆。”我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这样看着母亲那熟悉又忙碌的背影,母亲身材矮小,那微弱的灯光把母亲的影子拉得好长,那是处于母亲内心深处的巨大力量吧。

宋初采穗蚀富贺器化职势据隔配知齿庆破队算低验亚替质平清竹绿渡言王凹塘成微痛稻像衣平比宣暗彪介影渡赛口墙别异染验稀间曲首厂力秧箱订含汉播前场荒但轨光素业愈行谈述止枪架羊种怀岩任鼠赤却暗明津流诱芯跟插彻升盛消胶处隙深权出责尺

那碗期盼已久的鱼圆汤终于盼来了,鱼圆汤冒着白烟,热腾腾的,吃进去也暖在心窝上。

“妈,你要不要来点,你烧那么多吃不下啊。”

“说啥呢,你都饿一天了,车上那些吃的怎么能吃饱啊。”

……

摩幅态他虎视距局扬塞留树摇苏折翻穴海播该寒夺挂订莫做限碳概争沈粉判云风注竹徒英测子幼渡亿壤阶羊孢铜勃谋坚男腾修齿旋命十胶页趋按方角趋检渡辟染迟道驻穷分财几它八甘旗委盟银善

那碗鱼圆汤我至今难忘,那清味,这情味,在别的地方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的,曾经照着母亲的烧法烧,却总觉得味道不一样,少了些什么,那少的味道是母亲的味道。

那碗鱼圆解了馋,圆了乡愁。

这是母亲经常讲给我听的她读大学时的乡愁。

阅读全文
记叙文 五年级650字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