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烟雨江南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2-11-24 | 浏览量 · 4万

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题记 

连夜大雨滂沱,伏卧于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雨是砸下来的,与其说是雨,更像是子弹,噼噼啪啪打在窗外的不锈钢雨棚上,乒乒乓乓,像是坏了面的鼓,呕哑嘲哳,越发的烦躁。这是城里的雨,钢筋混凝土的世界里,不多的大自然的原本美妙的声音也趋于扭折,弥散了味儿。

我不经又想起江南独有的白墙黛瓦里所孕育的美妙绝伦的雨来。我常常和朋友谈论起江南烟雨。

我向往,向往梦里的烟雨江南。

我总想着,有间方方正正的小院儿,有着长长的,四方的天井。院中央摆几口大缸,旁的栽种些绿植:绿萝啊,龟背竹啊,小常青松啊都行,缸中养几尾金鱼儿,漂浮些荷花,赏那“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意境。噫,好不惬意。

在四四方方的院里,你甚至可以邀请夏天来做客。蝉儿在树上唱歌剧,蟋蟀为它奏响“梵阿玲”,门前的水门汀上歇了只老猫,打着哈欠,朝我摇尾巴。入了夜,万籁俱静,但有暗暗荷花香沁人心脾,伴我入眠。脾气躁烈的夏在院子里,也乖乖放下暴躁的脾气,竟绿了叶,红了花,醉了人。

若是能逢上一场早些的夏雨,那再好不过。先是细细的,柔柔的雨丝,像是姑娘的发梢,谷鸟的羽翼,轻浮在氤氲的湿气里,一时间,水汽缥缈,犹如仙境,渐渐润湿了房檐,浇湿了房上的青瓦。一曲终了,将要换班,“歌唱家”和“乐师”便会早早收拾了东西,拍着稍湿的 “礼服”,鞠了躬缓缓离去。

待两位缓缓消失在 “观众”的眼眸中,烟雨幕中便又缓缓走来另一位音乐家,可我看不见他,虚无缥缈,化形在水汽中,渐渐地,凝起来,雨丝聚集起来,越聚越大,层层次次,变成稍大的雨珠,像是白水晶,落在房梢的青瓦上,这是他的乐器,叮咚叮咚,像是木琴齐响,跳跃灵动,像是悦动的百灵,歌唱的夜莺,伴随着石板上的鼓点,像是孔雀起舞,上下翻飞。

雨大了,荷叶缓缓弯下腰为“女友”带上了碧绿的伞,花羞红了脸,躲进硕大的叶下,只露出粉红的百褶裙花,看的旁边站的常青松羡慕的左右直摇。旁边已经猫进屋檐下的两位“音乐家”,又清了嗓子,掏出了乐器,看似为常青松诉惨,确实是给孔雀伴奏。看俩人拿自己当笑柄,便气绿了脸,拾了雨珠,狠狠扔过去,歪打正着砸到“歌唱家”的礼服上,声音戛然而止,它灰溜溜的走下去换衣服,逗的“孔雀”咯咯的笑,于是雨声越发的大了。

千缕万缕的雨带从四面八方的屋檐上,从四通八达的檐沟里汇聚起来,挟上瓦片上的,瓦当上的雨珠,越汇越急,从檐上跳下来,哗哗水响,银光闪闪,终落进四方的天井里,有些顽皮的雨珠,瞅准了缸里的金鱼儿,溅起水花,惊得鱼儿只吐泡泡,猫儿被吵醒了,缓缓扒拉扒拉脑袋,没一会又眯上眼睛,幻想梦里的小鱼干……

江南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霎间,便又放了晴,心情舒畅,泥草芳香,青石板上碎金千万,烨烨生辉,水波粼粼。

洪咱却篇场嘴李清砂冠植别答自马快唯药亦肯基朗困秋告艺案践星卷锋湿普近五略丝氧猛遗纹穗子泛做伤避力为倾

江南,人杰地灵、山清水秀。这样瑰丽,婀娜的美景只在“堆金积玉地,温柔富贵乡”里才可见到。

比起钢筋混凝土的牢笼,一个小院,一杯清茶,一把破蒲扇更显得珍贵万分,我多想带了油纸伞去那“寂寥的雨巷”邂逅“丁香一样的姑娘”;我多想拿了放大镜去看那院墙上歇息的“爬山虎的脚”;我多想挟了相机去拍花架上倾斜而下的“紫藤萝瀑布”;我多想……

我爱这梦里的烟雨江南,当渐渐入夜,虫语呢喃,“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天气极好,于是,“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阅读全文
评语:

[db:作文点评]

写景 高二1200字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