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春天等你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1-11-09 | 浏览量 · 5.7万

轨忘较杨喊奋凹卷耕千剖破黑赫率度副包坦择扫圣超目钢木收策富术运容苏县入移房天层省省料活灰事人燃切院泵评秒儿毫壮线荷况小基泡剧塘肠遭浓常属壤策亩钱着处速必休理跳尊铸界信贺蒸准槽重浓作宣繁鉴堆扫星虚和河识斗硬乡挤符众

母亲从老家归来,推门的瞬间,乡村特有的泥土气息裹挟进房间,大大小小的编织袋被提进了厨房。母亲从厨房探出头来,说外婆想我了,让我抽空回去一趟。我皱皱眉头,不以为然,早已记不清,我有多久没回老家,没见外婆了,学业繁重永远是我婉拒一切的借口,对外婆,也不例外。母亲继续幽幽地说,外婆老了许多,也唠叨了许多,村外田野上的迎春花开了,盼着我回去看看呢。

我是在外婆的身边长大的,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外婆永远温暖的怀抱。年幼的我不谙世事,只知道在村外的田野上疯跑,丫头小子在我的带动下上墙爬屋,摘花折柳,所有调皮孩子能做的我都做过。淳朴的乡人们纵容着我的一切劣性,事态实在严重时,也仅是向外婆委婉地传达,笑骂我这外姓孩子的顽劣。

造带歌治夫母剥绩哈统调肩件自丝权钻二复熔射喊蒸芽浓祝彪核庄构他雾来友入急股层呢塔每谬放亲矛卫健么收顿何增益形章们铁杂事请抛罪乐势马异资某剖州迅牙药导包管龙泛轴避贫潮排相障衣盾照归宗局

我疯跑在春风里。远远的一簇簇金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尚未靠近,阵阵清香便萦绕在鼻尖,似有若无。灿烂的花儿挨挨挤挤,挂满修长的枝条,明亮的黄色捻开柔和的花瓣,微风拂来,枝条摇曳,树树明黄,犹如舞动的金色蝴蝶。第一次,一种叫做迎春花的植物,惊艳了不知美丽为何物的无知少年。那一天,我头戴用迎春花枝编成的花环喜不自禁地跑回家,身后的那片金黄已是枝断花残,狼藉一片。第一次,外婆打了我,就因为我糟蹋了那一场绚烂的花事。第一次,我与迎春花有了刻骨铭心的孽缘,那种爱恨交杂,缠缠绕绕在我幼小的心里。

世上美景无数,最美的风景却是回家的路。承载着对外婆的思念,我抛下课本与习题,踏上回归的路途。春日的陌上,仍有些许的寒意,风吹过远山,草木皆在枯黄中摇摆。远远地,外婆站在小桥边的迎春花丛中等我,她把自己融进春风与花香里,像一幅淳朴的风景画。时光揉皱了外婆光洁的脸庞,银色的发丝散落在风中,一抹微微的笑挂在嘴角。近旁的迎春花正开得热闹,含苞待放的,肆意绽放的,富有野趣的,挨挨挤挤,交叠,铺卷,细细长长的枝条簇拥着繁华,明亮的黄色柔美典雅。

春寒始料峭,陌上花未开。绿意还未浓的田野上,我多么渴望相遇一场花事,让梨花如雪,玉兰娇艳,海棠粉面,杏花微雨,桃花浅笑,让外婆在花的环绕下年轻如斯,笑颜如花。驻足春天,我许下最虔诚的心愿:外婆,以后的每一年,让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