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偷换了我的母亲

知乎者也
投稿
日期 · 2021-12-30 | 浏览量 · 5.8万

南秋灵稀误孟摇几女工玉核灭元朝袭泥等折败概礼你蜂林某当彻眼甲来右又柳厂根仅拥映图亡库虽四升弧黄角顶障背屋飞危吹没释界

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正在往站台赶着,同时还不忘抱怨这什么鬼天气,这么热,热得人都快蒸发了。

站台人很多,今天学校放假,站台上的人是平时的几倍,一个个的,脸上全都写着焦躁。站在烈日下,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这时的汽车鸣笛声,声声入耳,格外刺激耳膜,感觉那声音全变成了热气直往身上扑。我的心烦躁到了极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只盼望公交车快点到来。

“啊……”终于上了公交车,我深深地舒一口气,这车里和外面真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没有丝毫夸张。“喂,妈,我上车了,待会儿来接我吧。”车只能到镇上,离家还有一段路,自己当然不想走回去,更何况是这么热的天,只好打电话叫妈来接我。坐在座位上看向窗外,我已经离家一个多月了吧,回家,真好!

车到站了,我看见我妈了,顶着一顶遮阳帽,朝我挥手,我不情愿地下了车,极其不舍地离开了“天堂”。一下车,我便后悔了。我妈接过行李箱,想把它拎上电动车,出科我意料的是妈没拎上去。妈对我笑了笑说:“什么东西啊,这么重?”我走过去,把行李箱拎上了车,对她苦笑:“很重吗?不过是些衣服。”妈叹了口气:“唉,老了,回家吧。”在回家的路上,想起妈说的话,我看着她的后背,湿了,这也难怪,毕竟这么热的天,虽是在看后背,可余光还是感觉到遮阳帽下边有个什么东西,在阳光下,竟有些刺眼,盯着看了好久,才明白,那是白发。

“啊。”妈转头看我,“怎么了?”我摇头,妈给了我一个莫名奇妙的表情,又把头转了过去。我看到了,不只是一根,而是很多,很多白发。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老了吗,小时候叫我叫她姐姐的女人,现在,老了吗?曾经的那个总在镜子前和我比皮肤白的女人呢?曾经总问我她年不年轻的那个女人呢?曾经那个和我掰手腕,我两只手握手腕都输给她的女人呢?我的眼前一瞬间闪过很多画面,那些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事,其实也已经过了很多年了。

是时间,时间把我记忆中的女人留在了过去,带来了这个有些陌生的女人,时间真的很短,短到我没发现它把面前的这位女人偷换掉了。我的心底突然涌上一股莫名的伤悲。

我的年轻的母亲,仿佛就在刹那间,被无痕的光阴偷换了。转瞬即逝的光阴啊,在你远去的光影里留下我的亲人最美好温馨的一页。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热门推荐
登录
获取验证码